Moore

Death can wait for another day

 

[守望先锋][全员向]周美灵和她的奇迹厨房

SaltedCaramel_咸味焦糖:

[守望先锋][全员向]周美灵和她的奇迹厨房

Mei and Her Magical Kitchen

 

 

BY 咸味焦糖

 

 

外界——无论是智械一派还是普罗大众或者阴影里蠢蠢欲动的坏人们,似乎都对守望先锋有一种误解,那就是这是一个由疯子、怪胎、科学狂人、变态探险家和精神失常的智械们组成的世界性维和组织。

呃,从某个方面说,他们想得也不算很错。

周美灵站在她一团糟的厨房里,目光从炸飞了一半的炉灶、挂在水龙头上的面条和天花板上喷漆似的的酱油渍上落下来,转到了顶着一个不锈钢汤锅目光呆滞的狂鼠脸上,无奈地叹了口气。

“放你进来之前,我应该多收集一点数据的。”她喃喃地说。

已经焦了的黑胡椒浓汤沿着锅子边沿滴滴答答,高大的偷车贼抽动鼻子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自从温斯顿重新召集守望先锋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瑞士总部的重建工作面临不少困难,但是出乎美的预料,他们推进得步步为营、有条不紊。熟悉新的环境、新的队友、新的生活,战斗时有人可以托付后背,生活中有人可以分享笑话,这样的日子对她来说,已经是梦一般的美妙啦。

除了有时候……发生在她的厨房里的小意外。

齐格勒博士占据医疗翼。温斯顿常驻实验室。训练靶场里总是人满为患——这是总部的日常状态。但是说实在的,绝大多数闲暇时刻,天使宁可懒洋洋地泡在游泳池里翻阅时尚杂志,银背大猩猩痴迷于抱着花生酱罐子看上世纪的爱情片;人最多的地方永远在棋牌室,训练靶场里的全自动机器人有时会寂寞地咕咕唧唧一整天。

而她也可以卸下那一身厚厚的可穿戴气候控制装置,一身轻松地写大字——听相声——翻菜谱——吃蛋烘糕!

怎么说,你指望一群人每天乘坐飞行器从国王大道被空投到漓江塔,在千钧一发之际从邪恶手里拯救这个世界,你也得承认他们需要一点娱乐吧。

 

小美是所有人中间最喜欢厨房的一个。

这没什么奇怪的,她是个中国人,对美食和烹饪的热爱埋藏在她的血液里,在她第一次吃到这个北欧国家的食物时就爆发了。总部当然有厨子,还号称各个口味都会照顾到。可是在她亲自钻进厨房做出一盘鱼香肉丝之后,连最苛刻的矮人老头都砸吧着嘴,连声说There she is。

第二天温斯顿安排雅典娜把一间空闲的小卧室改装了。

“宋哈娜和源氏还打报告说要个游戏厅呢。”温斯顿说。“比起让他俩祸害我们的睡眠,我还是批给你一个厨房吧。”

于是周美灵有了她在守望先锋总部的一个独立基地。在一天艰苦的战斗之后,她能在这里拌上一大盆爽口筋斗的凉面,铺上齐刷刷一排清爽的黄瓜丝,切半个卤蛋,两片火腿,有时候还加一片苹果一片梨;豆瓣酱和小尖椒同时翻炒,豆芽香菇打底,水煮肉片都在蛋清里滑过一遍,嫩得入口即化;鸡腿肉切块,土豆切块,先下锅炸一下,这样吃起来边缘焦香的芯儿却绵甜——炒糖色,勾芡汁,葱丝过油——又是一盘香喷喷甜蜜蜜的红烧鸡块。

“这个鸡皮也好香啊……可惜吃了会胖。”

小美对着满脸期待的温斯顿一摊手,愁苦地说。

下一秒他们面前的盘子直接飞到了厨房另一头,马可·拉特莱奇在厚重可怕的面具背后朝她呵呵地笑着,手里的钩子还没放下来。

“那就交给我们好了!”狂鼠兴奋地从他的大肚子边上挤出来,熟练地抓起一双筷子说。

她的队友们渐渐把美的小厨房变成了一个食物储藏室和交流中心——查莉亚慷慨与她分享了家乡的鱼子酱和牛肉罐头,D.va偏爱加上很多的泡菜的冷面(“这太imba了!你们跑什么呀我说的是这个牌子的辣酱!”),猎空对垃圾食品有一种不太正常的迷恋(“不不不卢西奥你不许抢我的汉堡——嗨——等等——”),她曾经以为麦克雷有啤酒喝就已经够了,结果某天晚上凌晨一点,寻找宵夜的她和他在厨房里狭路相逢,冰箱灯幽幽的蓝光照亮了牛仔尴尬的脸。

“呃,你想尝尝,墨西哥鸡肉卷吗?”一阵沉默之后,麦克雷说。

 

但是除了她,其他人也很少真正在这里烹饪什么东西——没人敢尝试塞特娅颜色奇怪的咖喱,更别提炸了抽油烟机一次又一次的法芮尔和总丢下一地调料罐的老领导76号。所以当小美这天傍晚在她的厨房里看到岛田源氏的时候,她结结实实给吓了一跳。

半机械的忍者颔首向她示意。美踮起脚尖看了一眼料理台,惊喜地叫了出来。

“寿司?”

浅黄色的寿司帘上已经铺好了紫菜和醋饭,源氏正持刀将鱼肉片成薄片。美好奇地伸出手戳了戳盘里的食材。淡红色的鱼肉散发着麦秆的独特熏香,泛着油脂十足的诱人光泽。

“你还会这个啊——”她脱口而出。

“不调味嘛,也没有什么问题。”源氏说,仔细剔除着鱼身的骨刺,小美看不出他合金面甲后的表情。“虽说很久没有吃过了,但是做法还是没有忘记。”

美的目光落在源氏灵活的机械手指上,一下子愣住了。

“哦,哦,看……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这是什么鱼?”

她拉开橱柜,踮着脚尖寻找日本酱油,下定决心不要再触犯到这个邻国特工身上的小小问题。

“这是鲣鱼。”源氏说。他对刀的掌握可谓得心应手,不管是划过敌人咽喉的武士刀还是手里这把短短的剔骨菜刀。“在我的家乡,春秋两季,人们常吃用它做的寿司。这种鱼从表面上看不出肉质的好坏,只有切开了才能了解。所以和别的鱼不一样,哪怕是一群同时成长起来的鲣鱼,也会有能用……和不能用之分。”

美一直以为半机械合成的声音并不能表达出多少感情,但源氏的话却在瞬间让她明白自己错的厉害。她想起曾经在资料库里看过的档案,那些过往的迷雾和鲜血似乎一下子具象了起来。

“我…我来帮你吧。”她快步走上前抓起放甜姜的碗,同时努力地想换个话题。“我在南极考察的时候可见过不少鱼呢!极圈内外什么奇怪的品种都有……科考站还养着一条四米多长的三文鱼!我当时的队友看得口水都下来了,指着说那就是一桌缓缓游动的刺身啊……领导气得吼他那是变异品种!变异刺身好么!你们好歹是科学家吧怎么就知道吃!”

他们一起笑了起来,又沉默下去,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他们其实也就是占占嘴巴便宜,因为出野外确实很寂寞,每天也只有储备粮……这就是环境保护主义者必须付出的代价吧,我想。”隔了一会儿之后,小美说。“我们约定回国之后大快朵颐来着,我老跟他们说回民街的羊肉泡馍有多香,好多人做梦都想吃……”

“我错过了很多东西……”美有一下没一下地磨着山葵,刺激性的气味弥漫出来,她的眼睛有点模糊。“进入急冻状态之前我还在想,不知道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关心的人们会变成什么样子,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这一天……等我回来的时候,我才知道,真的什么都变啦。”

“什么都变了。”源氏赞同地应和了一声。

“守望先锋解散了,监测站数据全部丢失,当年的英雄……”她撇了撇嘴,用手在脸上比了一个面罩的样子,让正看着她的源氏在面甲后发出了一个被逗乐的声音。“我想找回当年的同伴,想恢复实验数据,想重新建立生态监测网络,可是我的力量不够,太不够了……一直到……一直到温斯顿重新召集了守望先锋……”

她低下头用力眨了眨眼睛,用围裙抹掉了料理台上的一点水渍。

“我有时也会想起一些往事。”源氏背对着她说,将切好的寿司一一装盘——从头到尾他确实只动了刀。“有时候也会因此悲伤。但是有人告诉我懊悔无济于事,现在依然有人需要我,我也依然需要他,我们还有许多事情可以一同完成。当年的遗憾永远无法弥补,但是上天垂怜,我们还有未来。”

“好在你还有未来,不是么。”源氏说。他专注地擦洗着刀,没有看她。“你已经很幸运了,能够得到第二次机会。所以开心点,美,你不能把这个未来也搞砸了。”

周美灵绽开了一个带泪的笑。“喂,谁搞砸的?”

“是谁一天到晚说自己本来可以做得更好的?”宋哈娜猛地从她背后钻出来,元气十足地说。小个子DJ紧跟着扎进了厨房,快乐地挥舞着双手。“外卖全部送达!哈,谁能比我更快!”

“今天是半藏的生日。”源氏说,把已经切好的寿司摆进盘里。“我本来没有打算告诉大家,但是士兵76号在档案里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认为……把所有人召集在一起狠狠吓唬我哥哥一把,对团队建设有不小的好处。”

这次小美听出来他是在笑了。

“杰克还在拖着半藏谈节俭开支问题,关于出门乱射一通的老一套吧。”穿着家居服的天使双手环抱靠在厨房门上,闲适地说。“在他们过来之前,美,能不能和我们一起把这些外卖装个盘?”

“交给我好啦!”活泼的英国女孩儿从她背后直接闪进了厨房,差点撞飞了还踩着轮滑鞋的卢西奥。“噢抱歉抱歉甜心,让我看看,你们还订了牛排腰子馅饼?哈哈——莱因哈特会喜欢的!”

“老头儿更喜欢美做的白菜饼,是不是老头儿?”托比昂大摇大摆地跟在她后面,在他身后,小美看见她的队友们纷纷从楼上走了下来。“姑娘快点儿,我来帮你升起炉子,这些年轻人就知道吃!”

“你吃的可比谁不少!”猎空毫不犹豫地顶了回去,“上次在直布罗陀是谁把补给吃了一大半的?”

“要不是我的炮台,谁保得住她那瘦了吧唧的小屁股?”

扑腾着的猎空被大笑的莱因哈特抓住腰提出了厨房,把喧闹中心转移到了更宽阔的饭厅里。女孩们嬉笑着,麦克雷掐熄了卷烟,而来自大洋洲的前罪犯们正毛手毛脚地分发着盘子。温斯顿摸了一把醋饭去喂堡垒肩上的小鸟,鸟儿兴奋地展开翅膀,随着机器人节奏轻快的电子音上下跳跃着,让站在他们身边的禅雅塔微微点头。

“美?”源氏端起了那盘精心制作的寿司,回头看她。他们还在厨房里,队友们在饭厅里吵吵闹闹的动静似乎去得远了,夜幕已经降临,也许下一刻紧急集合的号令又会响起,他们又不得不集结在一起飞向下一个战场,但是在这一刻,周美灵突然不再畏惧于自然的残酷和命运的未知,她看着面前的朋友,不好意思地攥紧了蓝色的围裙。

“我在想啊……”她说。

他们可能解散过,他们遭遇背叛;他们有人身负血海深仇,有人欠着命债。但是小美知道,正义不会被遗忘,只要威胁依然存在,她的战友们就不会停下步伐,而他们代表的思想也会被更多志同道合的人所铭记。在这技术革新之时,守望先锋——这群疯子、怪胎、科学狂人、变态探险家和精神失常的智械会继续团结在一起,启发人类走向下一个光明的时代。

“这个世界值得我们奋斗!”

小美说。

“这个厨房也是。”她小小声地补充了一句,咧嘴笑了。

--------FIN--------

 

 

 

*蛋烘糕是一种成都小吃,咸甜都有,高热量,根本停不下来…

*小美做的凉面方子来自淡豹《你的身体是个战场》,我抄下来过,但怀疑那其实是一种东北冷面。

*吃过源氏处理的那种鲣鱼,非常鲜甜,确有“可用和不可用”一说,参考小野三郎著《寿司品鉴大全》。

*小美原籍的美食嘛,印象最深的是在回民街吃到的羊肉泡馍,可惜不知道怎么做。


 真好啊QWQ

  246
评论
热度(246)
  1. beijihebeijiSaltedCaramel_咸味焦糖 转载了此文字

© Moore | Powered by LOFTER